您所在的位置: 文明大慶

“閃婚”姑娘鄒黔清的跳躍人生

2020-06-01 09:08:58    來源:大慶晚報    編輯:石 晶

原標題:從香氣氤氳的江南洋房,一下子來到泥草夯筑的干打壘——

    “閃婚”姑娘鄒黔清的跳躍人生

  “跳躍”人生,是個什么樣的人生?

  從家境殷實的江南名門,一下子來到了天寒地凍的大東北,這跳躍大不大?從香氣氤氳的壁爐洋房,一下子住進泥草夯筑的干打壘,鼻孔中盡是燃油的黑灰,這跳躍大不大?從一日三餐細米白面,到五谷雜糧還不一定填飽肚子,這跳躍大不大?吳儂軟語的越劇《梁?!烦米u滿戰區,卻被金山、孫維世夫婦挑去演話劇,這跳躍大不大?

?

《初升的太陽》中出演拖拉機手的鄒黔清

這是當年的宣傳海報,左二為鄒老

  一見鐘情 大家閨秀閃婚偵察兵

  鄒老的家,曾是江蘇無錫的名門望族。1962年初,19歲的她,去上海走親戚,自然要光顧當時極負盛名的大世界游樂場。

  哪兒的演出精彩,人聚得就多。就在鄒黔清站在人群外、因看不到里面的表演而著急時,一位身材魁梧的年輕人恰巧回頭張望,眼神一下子就被眼前這個氣質高雅、長相俊美的姑娘“吸住”了??墒且恍囊囱莩龅泥u老對眼前的“危險”沒有絲毫察覺……

  “他走到我身邊,主動和我說話,我也出于禮貌和他聊了幾句。演出結束了,看我要走,他主動提出要送我回家。我趕忙說不用,上海我很熟的,而且我住得離這不遠。這樣,我們就告別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走出家門時,有人叫我,我一看,嚇了一跳。原來是昨天在游樂場見到的那個年輕人……”鄒老說得有聲有色,就像講昨天的事。

  “我結結巴巴地問,你……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?他笑了,說,這是一件小事,因為他是個剛從部隊退伍的偵察兵。偵察兵!我的老天爺,讓他盯上了,我還有個跑?!?/p>

  原來前一天,雖然要送鄒黔清的想法落空,但“偵察兵”并沒就此罷休,而是發揮特長,一路尾隨,把她一直“送”到了家。

  “‘偵察兵’開門見山,要和我結成革命伴侶。那時候的人,對解放軍有著天然的好感和信任,可是我們倆剛見過兩次面,這提得也太突然了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,只說這事兒得讓我爸媽做主。沒想到把他帶回家,父母看他忠厚老實,同意了。就這么著,前后只處了一個月,我就和這個‘偵察兵’老沙結了婚?!?/p>

  結婚才十多天,她的愛人就被調往大慶參加石油會戰?!半S他來到大慶,我傻了。別的先不講,單說家里燒原油,弄得臉上、鼻孔中都是黑灰,說懸點,干活流點汗,都能清晰地看出一條條線。這對從小愛洗澡、講衛生的我來說,真是有些難為人。但有什么辦法,為了愛情,嬌生慣養長大的我,也得為愛情讓路了?!?/p>

  環境可以改變人,這話說得真不假。在隨后的日子里,鄒黔清響應周總理提出的“工農結合,城鄉結合,有利生產,方便生活”的號召,細嫩的雙手也拿起鐵鍬、鋤頭,加入到采油指揮部的家屬生產勞動中……

劇組演職人員與鐵人合影(箭頭指的就是鄒老)

  本色出演 《梁?!窇蛎浴案男小毖菰拕?/strong>

  那個年代,人們的文藝生活雖然匱乏,但大家苦中作樂,勞動休息之余,總要在地頭來點自娛自樂的小節目。鄒老的文藝天分就在這廣闊天地中顯露了出來。

  鄒老說:“小時候,愛看戲,特別偏愛越劇《梁?!返囊恍┏?,哼來哼去,詞和調就越發有了味道。不想這一唱,唱出了名,還被選進大慶職工家屬業余演出隊。忙時下地干活,閑時在戰區各單位為一線職工巡回演出?!?/p>

  直到有一天,隊里來了兩個大人物——金山和孫維世夫婦。我們全隊的人都被選去排演孫維世創作的六幕話劇《初升的太陽》。

  演話劇?我們也沒學過表演,能行嗎?隊里的人,包括我在內,都不相信這是真的。

  金山和孫維世夫婦就講,有什么演不了的,都是咱們身邊聽過見過的事兒,大家不用像專業演員那樣,本色出演就行。我聽得半信半疑,忐忑地接下了拖拉機手的角色。

  “大導演就是不一樣,這部反映大慶職工家屬破除封建觀念的話劇,在大慶油田采油指揮部禮堂一經公演,就受到了熱烈歡迎。1966年初,《初升的太陽》在北京引起轟動,數度演出,次次爆滿,一票難求。周總理觀看了全劇,并走上舞臺,接見了全體演職人員,和我們合影,這一榮譽,讓我一生為之驕傲?!?/p>

  北京演出 演職人員生活受重視

  在北京演出,當年的石油部給了全體演職人員極高的待遇。

  鄒老說,當時石油部的領導對我們生活特別關照,每餐飯菜都很豐盛。有一次,我們在食堂就餐時遇見了鐵人王進喜,他是來北京開會的。因為大家都敬重他,就站起來請鐵人入座一起吃。鐵人擺了擺手說,那可不行,這是招待你們的飯菜,你們要吃好、吃飽,才能更好地為觀眾演出。我有飯票,不用管我。說著笑呵呵地走了。

  大家一看鐵人走了,都坐下來吃飯。我沒動筷子,一直看著鐵人。他按次序排在隊伍的后面,不時謝絕前面同志的盛情,就這么一直排到窗口。

  “拿著飯的鐵人,沒有打擾大家,而是出了食堂的大門,坐在臺階上吃,這一幕到現在都讓我記憶深刻?!?/p>

  當時還有一件事兒,足見石油部領導對我們這些演職人員的重視。

  一天,和我同寢室的姐妹,突然發生大出血。她開始怕給大家添麻煩,一直隱瞞沒說,最后因為失血過多,出現了暫時性的昏迷。我發現時,血已經浸透了她的褲子。我嚇得哆哆嗦嗦地向帶隊的領導匯報了情況。

  領導也急了,攔了輛車就送到醫院搶救。后來,我們才知道,她宮外孕自己不知情,引發了大出血,還耽誤了病情,要不是發現及時,小命就保不住了。

  “為了讓她安心養病,帶隊的領導緊急與大慶聯系,給了她丈夫一周的假,趕到北京侍候她直到出院,才返回大慶?!?/p>

 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,多少事成了過眼云煙,可在鄒老的心中,那一個個跳躍的瞬間,成了永遠的回憶。

  紅色傳承

  血管中好似

  流淌著滾滾油流

  講述人:沙雪峰(鄒老的兒子)

  印象中的父親和母親,話不是很多,他倆聊天時,也總是圍繞著抽油機?!敖裉靹偳逋晗?,明天還需要看一下盤根?!薄伴T口的那口井,我得收拾收拾,整得亮堂點……”每每說這些時,小小的我,都不是很明白,只是看著父母交談甚歡的樣子傻樂。

  直到我來到了油田,來到了父母曾經工作過的單位,我才明白,為何他們每次談到工作時,都是滔滔不絕。

  我想,那是一種熱愛吧:每一口井、每一個沙雪峰人、甚至無比平凡的巡井路,在他們眼中都是那么不尋常!而對于我來說,這也是融入血液中的一種本能,好似自我出生起,血管中流淌的就是滾滾油流……

  文/大慶晚報記者 伏虎 圖片由沙雪峰提供

掃一掃,手機打開瀏覽

關鍵詞:會戰紅色家譜 閃婚
版權和免責聲明:
1.大慶網擁有大慶日報社所屬媒體網上發布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大慶網”。 2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大慶網版權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稿件來源:大慶網”,大慶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本文鏈接:
 
永恒霸业可以赚钱吗 75秒时时彩官方开奖 今天的江苏十一选五 排列3组选3和组6区别 期货配资公司如何运作 贵州快三开奖走势图表 新手炒股用什么软件 山东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股票新股申购规则 贵州省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开奖 最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