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文明大慶

他曾是周總理臨時通聯專員

2020-07-02 09:23:09    來源:大慶晚報    編輯:石 晶

原標題:隨身配槍,獨來獨往、整天與密碼、電文、保險柜為伴——

    他曾是周總理臨時通聯專員

  直到今天,張老常掛在嘴邊的還是那句“有些事現在還不能說”。作為一名曾工作在石油會戰首腦機關的機要員,不管在崗還是退休,他仍謹守著行事低調、守口如瓶的原則,了解他的人,絕不去觸碰他的禁忌;不了解他的人,壓根也不會想到,這個普通、不甚張揚的長者,有著鮮為人知、傳奇不凡的經歷。

老會戰張功

與當年的同事們在一起(左三為張老)

  神圣的使命 擔任周總理臨時通聯專員

  機要工作是條看不見的戰線,不允許一絲一毫的疏忽懈怠。

  謹小慎微、疏遠親朋、少言寡語甚至隨身配槍,獨來獨往、身處密室,整天與一串串的電碼、時刻不離身的公文包和多重密碼的保險柜為伴,他們雖沒有特工的絕世身手,但那層不為人知的神秘面紗,讓這個群體引發人們無數的猜想。

  下面講述的這個故事,或許能讓讀者窺見機要工作的一斑。

  1963年6月19日,周總理陪同外國貴賓來大慶參觀訪問。

  “因為當時飛機的荷載有限,周總理身邊沒有跟隨機要工作人員。當年20歲、身為共產黨員的我,被指定為周總理在大慶期間,中央、國務院通訊聯絡的專員,主要負責密碼文件的收發、謄寫,并交由機要打字員監督打印等?!睆埨险f。

  “給周總理拍發的電文,涉及重要事項,因而,保密的級別是最高的,不允許存在一絲的差錯。因為電文都是通過郵電局的機要電報方式發來,沒有固定的時間,隨來隨送。所以,我都是和衣睡在辦公室。郵電局的機要交通員送來的加密電文,需要通過我二次電譯,并寫在專用紙上,馬上送到機要員處打印。打印時,我要在一旁監打監印,完成打印后,我要回收用過的蠟紙和印廢的紙張,按規定需要兩個人相互監督,把這些東西送到機要文件焚燒爐,不但要燒成灰,而且要把灰攪碎,再澆上水,保證不留下一點痕跡才行?!?/p>

  “我們的工作不僅別人看著神秘,就是一個單位的同事,也非常好奇。有一天,我把中央給總理的密電拿到打字室打印,正好辦公室的一位同志也到打字室辦事,出于好奇,就湊上前要看看我們在打什么材料,被我當即制止,嚴肅地告訴他:‘請你不要接近,保密守則規定,你不該看的機密不要看?!乱娢疫@么說話,生氣了,沖著我說:‘一個單位這么長時間,一本正經的,你裝啥裝,說話留點余地,別讓人當場下不來臺?!f完就頭也不回地走了,從此再也不和我說話。在制度和人情面前,沒有什么折扣可打,這是紀律,就是父母、妻兒在這個時候也不能越雷池一步,這就是機要工作最大的原則,別人不理解,你又不能去解釋,因為這也得罪了不少人?!?/p>

  透明的生活 談戀愛軍代表找談話

  對于我們平常人來說,談對象算個人隱私吧,小兩口自愿結婚算個人隱私吧,對方父母的成分算個人隱私吧,但對于一名機要人員來說,在組織面前,這些不能算做隱私,跟你有關的一切大事小情都要無條件透明化。

  “當年和我老伴兒談對象,就因為這點小插曲,差點黃了!”張老笑著說。

  和女朋友確立關系后,張老立即將這一情況向黨組織做了匯報。

  當時油田已被軍管,一天,軍代表突然找張老談話,這一談可把張老愁夠嗆。

  “通過政審外調,組織上認為,這個女同志不適合跟你談對象!”軍代表的這句話,讓張老腦袋嗡的一下大了。什么?什么?他瞪大了眼睛,想聽聽軍代表的下文。

  “經我們初步調查,她的父親加入過‘三青團’,而且有過過激的言論。你應該有思想準備,如果這些事核實下來,要么你與女朋友分手,要么脫離機要工作?!?/p>

  談話是嚴肅的,沒有半點余地。

  當時,張老想,談了這么長時間戀愛,彼此已經有了感情,就這么說分就分了?不分開,就意味著要離開自己特別熱愛的工作崗位;分開,那將不能和心愛的人走到一起……兩難時,調查核實的結論回來了。

  “調查結論認定她父親加入‘三青團’是被迫的,過激言論也只是因為說了兩句不恰當的話而已,沒有什么大的問題,組織決定同意我倆確定戀愛關系……”

  張老講,沒有什么可抱怨的,你熱愛這個崗位,選擇了這份特殊工作,就要為它付出比常人更多的犧牲。

  孤獨的“隱士” 獨守密室與密碼電文為伴

  機要員要耐得住寂寞,“躲”在密室之中,清燈孤影,不能同單位的其他人密切交往,不能向家人透露一絲的機密,整天與密碼、電文為伴,每天都奔波在收發、遞送保密文件的工作中。

  張老說,他們的機要工作分“內、外”兩部分。

  內,一方面是接收電譯上級發來的保密電文;另一方面有些保密級極高的文件,要求指定領導來機要室閱看。閱完,文件收回,還要簽字確認。

  外,一方面指的是要攜帶保密文件,送給相關人員閱看;另一方面,每隔一段時間,要去當時的石油部領取最新的保密密碼本。

  因為工作特殊,他們都隨身配槍,一來保護保密文件不落歹人之手,二來也保護他們的人身安全,足以見得,領導對機要工作的重視程度。

  據張老講,他們外出的“待遇”極高。

  有一次,他去石油部領取密碼,需乘火車去北京。當時,一般的干部,按照規定,只能買硬座??伤坏信P鋪可睡,而且在交通最緊張的時期,還“包下”了整個一節車廂。

  這并不是他們財大氣粗,而是出于保密工作的需要。

  這還不算,在住宿方面也是如此,無論房子多大,都要一個人單包一間,用張老的話說,是怕機要人員睡覺說夢話,被他人聽了去,發生泄密事故。

  因為許多事情還不能完全解密,對張老的采訪,也只能顯露冰山一角,讓讀者從一個小的側面,了解當年機要人員神秘的生活和工作。

  記者后記

  致敬!神秘的無名英雄

  □伏虎

  張老至今仍保持著機要人員嚴謹、認真、一絲不茍的工作作風,不該說的絕對半字不講,能講的,就寫在紙上,一字一句,就連標點符號也不落下地讀給我,并一次次來電,提供資料,對采訪中的一些細節說法進行校正,這讓我一個后輩,頓生崇敬之情。

  以張老為代表的機要人員,面對當時復雜嚴峻的形勢,始終執著于崇高的理想信念,淡泊功名利祿,既追求工作上的高標準、高質量,又耐得住寂寞,守得住清苦,甘當幕后英雄、無名英雄,他們的事跡雖然鮮見史冊,但卻永遠閃耀在隱蔽戰線的光芒之中。

  致敬先輩!

  致敬英雄!

  致敬那些傳承著先輩衣缽,仍奮斗在機要工作中的無名英雄!

  文/大慶晚報記者 伏虎 圖/張功提供

掃一掃,手機打開瀏覽

關鍵詞:會戰紅色家譜 石油會戰
版權和免責聲明:
1.大慶網擁有大慶日報社所屬媒體網上發布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大慶網”。 2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大慶網版權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稿件來源:大慶網”,大慶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本文鏈接:
 
永恒霸业可以赚钱吗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号 北京快乐八什么时候开奖 11选5一定牛辽宁 陕西11选5前三直选 电子娱乐app下载 南方基金000326 北京pc蛋蛋28大小规律 排列三如何准确杀号 江苏7位数开奖查询 吉林股票配资公司招聘